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画家简介

    向维果字木邨,一九四二年九月生,四川成都人。教师出身,九三学社社员,四川省人民政府文史研究馆馆员;电子科技大学兼职教授,四川中囯画焦墨研究会会长;《大蜀美术》主编;岷山画院顾问,陕西汉中《蜀汉画院》艺术顾问,《汉和书院》艺术顾问,《华夏大家》顾问。

承传家学研习书画,后得益于蜀中名流吴一峰刘既明陈子庄诸先。深修绘画史及诗文主张革心向道,以文养画。

先后出版著作有

《成都坝子》成都出版社-1993年,

《心道札记》中国文化出版社-2011年,

《焦墨指要》中国文联出版社-2014年,

《向维果 渴笔系列作品集》中国文化出版社-2014年等,各类书籍;

《云邻思鸢》向维果大型渴笔作品展2015年5月在成都举办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杂文一组 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向维果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予画五字经

     有人读不懂我的焦墨画,自不便叫好,何必只听好听的呢。多数画家追求形象准确,笔墨清晰,色彩明决,画面干净,当然很好。我却相反,与众不同,偏爱满、黑、犷、乱、毛,没人叫好没关系,古人说“择善固执”。我这叫不叫择善呢,先固执一番吧。

权且把予画特点总结为五字经:

满——强烈的视觉张力;

黑——深沉,厚重,紧迫;

犷——阳刚气,个性张扬;

乱——渲泄,畅快;

毛——不拘泥陈法,追求意外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焦墨笔要

勾线宜圆,宁沙勿破,破则失神。

皴擦有序,宁破勿沙,沙则含糊。

戳柔留痕,既沙且破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从乱 治乱


      一、制乱,恶墨万点。乱而治之,得阳而置阴,滋生黑白,阴阳聚而法度生焉。胸怀远近、高低,笔走意生,开合随势。寻黑以导,整形计白,阴阳初开矣。黑中黑,白外白,简且繁之,繁而简之,以小从大,后法而治也。维乱,由无序,是其抽象也。务变,序乱交合而生,则万象得。得象而从其类,是变以治乱也。如是,渐次明朗矣。

      二、造型,线为结构。俾乱,线为祸首也。治乱,线为趋势也。复音起于和弦,因而圆润。调定,节奏生焉。

      三、密树,直、斜、弧、垂抽象而定,切不可鹿角、懈爪。若是,堕入陈法矣,难为“乱”也。得乱,务使运,运而变之,不变则殆,变,则生焉。树石无疆界,混充以“乱”树树山山。树为山之衣者,非架上衣也,得体裁剪,树山合一也。夫,山走,树移也……

      四、得势,积,万笔不多。留,二三点即多矣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画者审其势


       画阵即兵阵,两者道同尔……近日挥毫,好信天游,踏步为节,顺其跟进,以一画游走,满纸笔墨顺势而就。勾画若太极者,黑墨团团垒叠再三,纷若骤雨狂风,动如泥沙横流。或群集、或分散、上下高低,似不知所云,更不知所指。然,环太极之变,运以得序,得体,以其块成山势,寔其林木。心源纵深,得密而黑生,得散而疏,疏者亮,对比使暗且黑, 明者更亮也。黑白互通,读者之思维余地,赖以其空间想向也……夫,致黑白之变者, 节奏也。先以乱为乱,然后治之,乱,再治之,审势而为也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一挥气若虹


      画者审其势者,以其兵法入画。今,予之课题尔,或曰古已有之矣。然某出新意,非常言之食古不化也。上篇所述,君子共识乎,但因论道而相长也。其乐哉,今续以诗代文,反复其事以求精进也。

孙子兵法有云:“势者,因利而制权也。” 某,师训之,写山水从乱而治也……马工枚速,各事所善。题画志之,诗云:

阔意法度中,草草精微通。

俾乱生楷模,一挥气若虹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木邨六答

       一日笔阵,时方意到,有客造访,见予画更新,知有悟,拱手请教,予兴致。

      客问:何为画?

      答曰:画者,化也。以一画之墨象,尽收万象,灵心萌动,众法贯通,宛转自然,得意忘形之谓也。倔笨求之,一笔一墨本在天趣妙合,非在客观,有我即是,得鱼而忘筌也。

      客问:何为我画?

      答曰:画贵有我,人人皆知之。然知万物易,知我难。画我须眉,开我肺腑,师法造化,求知自然,忘我之始焉。似而不似,了却未了,融我于物,化物为我,从心所欲,物我两忘,其志升华矣。

      客问:画新有我,传统焉在哉,莫非排斥传统?

      答曰:非也,传统浩翰,细读之以囫囵了结,视之模糊,规为圆;我画从心,手足自由,醒透通情,为我法度,矩成方。圆者天,方者地,一圆一方阴阳之道俱焉。我者,千锤百炼,当磨其锋芒,适时而动。动而生,生而好变,知其变者故不非古。是乃乾旋坤转,同运传统,自心本有,一画了然,今古之画道也。

      客问:先是有我,后是无我,玄机解来?

      答曰:只见有我,何处是我,我已无形,自然我在,斯为之化也。

客称诺,更进而问之曰:笃信是。如何有我,无我?

      答曰:有我,技艺之须眉也;无我,肺腑之大略也。人各有志,所规不同,故乃有登山而采玉者,有入海而探珠者,登山者不知海之深,探海者不知山之高。勿以登高者为羡,勿以探深者为模,各蒙生发,车不同辙也。大略者,博识而广闻,借古而开今。所谓至人无法,机随心演。石涛画语录曰:“凡是有经必有权,有法必有化,一知其经,即变其权,一知其法,即工于化。夫画,天下变通之大法也。”经者常道也,权者机变也,知有法而无法,是形变灵活者。无我者,化为本质。


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


原文始发于微信公众号(成都九三学社书画院):向维果——中国画研究者 美术评论家 著名画家